当前位置: 主页 > 爱情故事 > 文章正文

自杀未遂后我的爱获得了重生

时间:2012-09-29 10:11来源:互联网 作者:不详 阅读:62
 
  爱情故事 自杀未遂后我的爱获得了重生

  楔子
  
  初秋的9月,天气不冷也不热,江边散步的人一如既往的多,我穿着一条碎花的一字领连身裙,顺着河堤,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往水里走,人们开始以为我要去游泳,渐渐的,他们发现了我的目的。
  
  我要跳江。
  
  我们这个城市有着非常优秀的电视媒体,他们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内捕捉到当天的新闻,即使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也会由他们的摄像镜头传达到千家万户去。尤其是劲爆一点的新闻,则有可能在午夜重播一次,比如,跳江自杀。
  
  电视台的采访者一如既往的高效率,可是当我面对着摄像机的时候,我一点要自杀的样子都没有了。我用手梳理好我的头发,扯下了那条碎花一字裙,露出了里面明黄色的泳衣。我微笑着对着镜头说,顾亦晨,请打电话给我,我在等你。
  
  我不知道他匿藏在这个拥有着600万人口的城市的哪个角落里,但是我知道,他喜欢一个人在不开灯的房间里开着电视,然后对着电视发呆,别的什么都不做。
  
  王尔德说,人生有两种悲剧:一种是得不到自己所要的,另一种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。
  
  我跳江的目的,无非是要把第一种悲剧转变为第二种。
  
  为了爱情,我拼了。
  
  [一]
  
  后来,林墨原不止一次的对我说,堇色,我永远无法忘记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光彩照人的模样。不知情的人纷纷拿怀疑的目光端详我,我面无表情的朝他飞起一脚,脆生生的对他说一个字,滚!
  
  当时的情况说出来我只觉得把我祖宗十八代的脸都丢光了。
  
  七月中旬的时候,潇潇约我去海底世界游泳,我在镜子面前晃了几圈,很没信心的把TEE撩起,看到肚子上可观的小救生圈,叹着气说,还是不去了吧。
  
  强悍的潇潇根本没给我拒绝的机会,当天中午就拖着我顶着可以晒死人的烈日去买泳衣,一路上我无数次怀疑自己根本不可能活着出现在海底世界,可是到了卖泳衣的地方,我就像瞬间爆发了小宇宙泳衣,两只眼睛里放出精光来。
  
  橱窗里那套明黄色的泳衣,实在是太漂亮了,它那么鲜亮,那么耀眼,那么活色生香,我对它一见钟情了,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注定了,我要它。
  
  潇潇好心的劝我,明黄色虽然漂亮,可是很挑人的,一定要身材好皮肤白的女生穿才好看。我深呼吸,自我催眠般的回应她,难道我不是你说的这种女生?
  
  她包起她看上的那套玫瑰红色的小泳衣用不屑的眼神回敬了我。
  
  下午的时候,我们终于悲壮的出现在了海底世界,放眼望去,哇哈哈,比我们胖的女生多的是,很多肚子上都有自备救生圈,如此,我那点卑微的自信又回来了。换好泳装,我们迫不及待的冲向了泳池,两个年纪都不小了的人硬生生装成了懵懂无知的少女,互相朝对方身上泼水,还笑得十分天真,引得旁边众人十分鄙视。
  
  趁潇潇去买饮料的时候,我慢慢的沉下去潜水,正当我感觉到快不行了准备浮出水面的时候,我的额前,很诡异的出现了一双脚……接下来,就发生了一件打死我也想象不到的事,那双脚的主人,也许是在自学蛙泳,他根本就不知道在他的脚下,一位花季少女即将上演的悲惨命运!
  
  没错,在他用力一蹬之后,我整个人随着那股力眼冒金星的沉到了4米深的池底,并且,大大的呛了一口水,我手忙脚乱的想要借助一点什么浮出水面,无奈四肢根本用不上力气,随波逐流之际,我悲哀的想,难道我林堇色今天要命丧于此了吗?
  
  在那个瞬间,我想起了我的爸爸妈妈,我的同学老师……我还想起了潇潇拿了我的钱去买饮料,还没有找钱回来,如果我死了,她就不用还钱给我……
  
  就在我悲伤的向这个人间告别的时候,一双手从后面拉住了我,并且,用最快的速度将我抱上了岸,我迷迷糊糊的眯着眼睛,看到潇潇快哭出来的表情,很想叫她不要这么失态,很丢脸的,可是我没有力气开口,那个救我的人用一种破釜沉舟的语气说,还是做人工呼吸吧!
  
  我的眼珠子转到他的方向,看清楚了他的样子之后,哇的一口水全吐了出来,然后蹦起来,怒火冲天的指着他,语出惊人的喊到:你这个流氓,你这个杀人凶手!
  
  周围的人集体石化,我面前这个叫林墨原的男生,怔了怔,然后眯起眼睛,笑了很久。
  
  [二]
  
  那天下午林墨原为了表示他的歉意,装做彬彬有理的在海底世界门口貌似诚恳的对我说,我请你们吃饭吧。潇潇欢欣雀跃的说,好啊。我瞪了她一眼,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你真是个没骨气的家伙!刚说完这句话,我的肚子就非常应景的咕噜的叫了一声,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。
  
  好在林墨原不算太小器,很快给了我个台阶下:我蹬到你是我不好,你就给我个薄面,赏个脸吧,我是真心诚意的想要想你道歉呀。
  
  没错,那个该遭天谴的蛙泳自学者就是后来这个自以为救我一命的混蛋,当我看清楚他们是同一个人时,我恨不得手里有把刀向他的心脏捅去。
  
  直到坐在仙踪林里喝了一大杯冰的金牌奶昔,我的火气才压下去那么一些些,无意间看见对面的他脸上挂着明朗的笑容,我必须承认,这家伙穿上衣服之后确实称得上是翩翩少年。可是一想起他的恶劣行经,我又忍不住从心里鄙夷他,帅有个屁用,还不是衣冠禽兽。
  
  可是,我又不得不承认,他帅的连吃饭的样子也是那么好看,如果他不是我的仇人,此时的我恐怕是两眼星星状流着口水花痴他吧。
  
  我们从仙踪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,我们在这个城市最繁华的街道上告别,在出来之前我就已经说服了自己,人家毕竟不是故意的,看在他也还算得上帅的份上,就原谅他好了。  所以当他笑着问我是不是还在生气的时候,我也笑着摇了摇头。
  
  他如释重负的长吁了一口气,挑起眉毛说,那就好。然后,他朝我们的身后挥了挥手,亦晨,我在这里。我顺势回过头去,心脏在下一秒钟出现了瞬间的强烈抽搐。
  
  那个朝我们走来的男生,穿烟灰色的POLO衫,粗布裤子。浓墨重彩的两道眉,目光清凛,嘴唇薄凉。
  
  也许这个就叫宿命,一天之内,在我身上发生两起一件钟情事件,一是对那件明黄色的泳衣,二是对这个名叫顾亦晨的男生。
  
  在我看到他的地一眼,我再次感觉到了一种窒息般的愉悦在胸腔的冲击,那么明确的惊艳,那么清晰的欢喜,我的手掌不自觉的握成了一只拳头,而掌心里,竟氲开了微微的汗意。
  
  他朝我们淡淡的点了一下头,林墨原嬉笑的对我说,这是我的男朋友,帅吧?
  
  一道天雷在我的脑海里炸开,我瞠目结舌的望着他,几乎站立不稳了。他连忙澄清,开玩笑的,开玩笑的,你冷静点。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,这个家伙还真是有点本事,瞬间让我体会了人间地狱两重天的非凡感受。
  
  分开的时候,林墨原追了上来,满脸不好意思的神情,拿出自己的手机对我说,美女,麻烦你把手机号码给我。
  
  我木讷的接过手机,编辑好自己的号码,再还给他,抬起头,看到他身后顾亦晨深邃的眼睛,嘴角一丝浅淡的笑,在我看向他的那一刹那,他的气息扑天盖地将我包围。
  
  啪的一声,微微,来自我的心底,我听见一朵花层层绽开的声音。我知道,从此之后,我的人生有些什么与从前不一样了。
  
  [三]
  
  当我接到顾亦晨的电话时,我看到镜子里满脸通红眼冒桃花的样子,我就知道,我完蛋了。伤感情话
  
  他的声音沉郁嗓音轻如呢喃,林堇色,下午一起游泳去怎么样?我连声答应,生怕他反悔,然后打开衣柜,那件明黄色的泳衣光彩四射的进入到我的视线,它那么美,就像初初萌芽的,因为羞于启齿而不为人知的爱情。
  
  可是当我站在海底世界门口时,才发现自己自做多情了。
  
  我面前站着三个人,顾亦晨,林墨原,还有一个女孩子,戴着茶色的墨镜,穿吊带背心,盈盈细腰,下半身清凉得让人不敢正视,短得不能再短的牛仔短裤,露出来的腿又长又直。
  
  那一刻,我才知道什么叫相形见绌。
  
  林墨原大方的介绍,这是林堇色,我们新认识的朋友。转过来对我说,这是周嘉时,我的同班同学,还有个身份,是亦晨的女朋友。
  
  此言一毕,我犹如被雷击中了,所有的非分之想顷刻间化做了灰烬,僵持许久,过了半天,好不容易挤了一个笑容出来,美女你好。
  
  对方嘴角弯一弯,朝我笑一笑,可是我看不到茶色眼镜后面那双眼睛里投射出来的是什么样的目光。
  
  这天的我,明显提不起精神来,躲在一堆小朋友中间远远的看着美貌惊人的周嘉时,她穿白色的分体泳衣,青春无敌的样子,在她取下墨镜的第一时间里,我就自叹不如的明白了什么叫鹤立鸡群,有些人真的是天生的聚光点,无论何时,无论何地,比如她。
  
  林墨原游到我旁边,左看看,右看看,忽然狡黠一笑,林堇色,你不开心。
  
  我挑挑眉毛,倒也懒得否认。他忽然正色,难道是因为嘉时?是因为嘉时是亦晨的女朋友?
  
  我被人看穿心思,浑身都不自在,急忙转移话题,我们去坐大滑梯好吧?走吧走吧,陪我去,我一个人不好玩嘛。边说边拽着他走,根本不敢与他对视,只怕眼神的忽闪泄露了心虚。
  
  事后,我承认,去坐滑梯是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举动之一。因为当我拉着林墨原尖叫连连的从滑梯上一路滑下来之后,他的脸突然之间通红通红,火烧云一般燃烧到了耳际和脖子,我以为他不舒服,正要靠近,他一把把我拉到水里,然后轻生说,堇色,你的泳衣破了。
  
  我一惊,往身上仔细端详,没有啊。经典情话
  
  他的脸红到了极限,支支吾吾的说,是后面……后面下面……下面一点的地方……
  
  我伸出手去,瞬间,我觉得自己被扔到了北极,全身上下连同脑细胞和呼吸以及血液脉搏和心跳,都一并休止了。
  
  磨烂了的地方……竟然是……我的……臀部!
  
 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几乎要哭了,这可怎么办,潇潇又不在,一个可以帮忙的人都没有,难道去指望那个骄傲得看人都用俯视的陌生人周嘉时?
  
  林墨原当机立断的对我说,你蹲在水里不要动,等我,我马上就来。
  
  他离开后这几分钟显得比一个世纪都还要漫长,直到他回到我的面前,手里拿着他的白色TEE,语调沉稳的对我说,用这个包吧。我抬起头看着他,他神情笃定,目光安然,紧抿着的嘴唇透着不容拒绝的坚定,我一咬牙,就这样吧。
  
  多亏他的援手,我从泳池到换衣间的那段路才不至于那么崎岖,可是回家的时候我看见他穿着那件半湿不干的TEE还对我笑时,不知道为什么,鼻腔里有点酸酸的。
  
  顾亦晨还是一贯的淡然,周嘉时礼貌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对我说了声再见,只有林墨原,他用一种发自肺腑的语气对我说,这么漂亮的泳衣,真是可惜了。
  
  我把手里的巧克力蛋筒给他,救命恩人,谢谢你。
  
  [四]
  
 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,那件黄色的泳衣被我放在了衣柜的最里面,自从那次之后,我再也没去游过泳。我这个人挺相信命的,由于那两次惨痛的回忆,我认定了游泳池绝非我的福地,还是少去为妙,暑假的后半个月时间我用连学习练瑜伽,每次我躺在瑜伽垫上听见老师说放轻松放轻松的时候,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的闪过他的面孔。
  
  不是我的救命恩人,是那个眼睛细长,眼神清凛的男孩子,顾亦晨。
  
  每天晚上我总是一边跟林墨原在网上聊天一边听一首叫《光》的歌,其实已经被路边那些店铺放了无数遍了,都快烂大街了,刘若英的声音并不出色,可是她是少数用感情唱歌的歌手,其中有一句我最喜欢的词。
  
  你来过一下子,我想念一辈子。
  
  我每次听都怀着矛盾的心情,我一边觉得欣赏它的美,一边又害怕一语成谶,会成为我和顾亦晨的写照。可是我又总是忍不住装做无意的从墨原那里打探他的消息,所以,我知道下个星期五,本城有场论坛聚会,他是策划者之一。
  
  墨原在QQ上说,到时候一起出来玩。他叫我转告你。
  
  我看着那句话,发了很久的呆,不知道哪里有个声音在说,其实他还记得你。
  
  忽然间,长久的静默繁衍而出的委屈霎时绝堤了,喉咙一阵阵呼之欲出的酸涩。我知道,自从那天分开之后,我没有一天不想见到他,可是,我倔强得任由我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出这样一串字符,我还是不去了。
  
  林墨原有他的魔法,任何时候都能给我安慰。他发过来一个笑脸,放心吧,嘉时她不会参加这次聚会。
  
  周五的夜晚,我如期而至顾亦晨家在郊外的那套别墅,墨原在门口等我,见到我他很自然的露出招牌笑容,清亮的眼神在夜间都看得分明。他上下打量了我很久,忽然长长的吁出一口气说,堇色,你越来越好看了。我的脸顷刻通红,他轻声的笑,微微前倾的姿势,说,堇色,这些没见你的日子,我有点想你。
  
  我还来不及说什么,身后一声咳嗽,我回过头去,看到了那个人。
  
  中国有很多很多美好的词句,都是这个人想我想起的是一句不那么快乐的诗,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
  
  那天晚上我们玩得很疯,所有人都放开怀抱喝酒跳舞,各显神通。只是,在我每一次无意看过去的时候,都看到顾亦晨那张淡然自若的脸,次数多了,竟显得是刻意一般。零点的时候,有人提议大家来玩击鼓传花那样的游戏,一个人放音乐,音乐停下来的时候,手里拿着杯子的那个人就要应大家的要求表演节目。
  
  所有人都在笑,每张脸都泛着蔷薇般的色泽。音乐声停止的时候,杯子正好传到亦晨手里,墨原说,很久没有听你唱过歌了,今天就给大家一个面子吧。
  
  周围的人都在起哄,他沉默了一会儿,抱过吉他坐在我旁边轻声问,你想听什么?我受宠若惊瞠目结舌了结结巴巴的说,就……《遇见》……吧。
  
  他侧一侧身,吉他琴弦开始拨动,人群在一刹那的震荡之后,变成鸦雀无声的寂静。然后歌声响起。歌声是所有想要倾诉的语言。是我很早就听过的旋律,孙燕姿浅浅沙沙的声音将一个爱情故事娓娓道来,阴天,傍晚,车窗外,遇见你是我最美丽的意外。
  
  他唱完最后一句的时候,琴弦还有微微震荡的余音,他垂头静默的姿势犹如沉溺的雕像。时间在那一瞬间,仿若凝滞成永恒。墨原第一个鼓掌,然后,所有人开始尖叫,而亦晨,他只是看看我,嘴角轻轻弯成一丝弧线。
  
  我的眼睛里霎时充满了温热的泪水,我很难说得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可是我知道,我爱这个人,在这个炎热的夏天,我确定,这已经发生的爱情。
  
  游戏的最后一轮,杯子停在了我的手中,我站起来大方的说我什么才艺也不会。有个男生大笑着说,那给你个机会,去亲吻今天晚上在场的,你认为最帅的男生。
  
  他的话音一落,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投射向我,我环视四周,然后,毫不犹豫的侧过脸去,吻了亦晨的脸颊,在如云朵般乍起的尖叫声喝口哨声中,我凝视着他的眼睛,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顾亦晨,你是我最美的意外。
  
  [五]
  
  那天晚上是墨原送我回家的,昏暗的路灯下我看得清楚他失望的神情,我抱歉的笑,救命恩人,对不起啦,要是古代,我早就以身相许了。
  
  他依然是微笑着,永远都是那么彬彬有礼,不越雷池的样子。他歪着头,笑着对我说,命运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,明明是我先认识你,偏偏又是我让你认识了亦晨,可见一切真是有宿命在安排。
  
  我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影子,无言以对。
  
  墨原凝视了我很久,终于,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说,嘉时和亦晨已经分手大半个月了,原谅我的私心,我一直没有告诉你。
  
  他的瞳孔里,我的面孔是那么的震惊,眼睛里是怎么都藏不住的惊喜,可是墨原接着说,就算如此,也不代表你就有机会跟他在一起,亦晨这个人,不懂得怎么付出感情……
  
  没等他说话,我就跳起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友情似拥抱,墨原,墨原,谢谢你!
  
  完全不顾及他在我身后大叫,我转身就拦住一辆的士,用从来未有过的决然语调对司机说出了那个地址,顾亦晨,我这个年纪的女生原本就是疯狂的,如果为了爱情,那就更加值得。
  
  可是当我站在他面前时,心里汩汩流动的爱意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他就干脆利落的拒绝了我。
  
  他的脸上永远是那么淡然的神情,他看人的眼神永远没有一丝温度,他说,堇色,我不适合你。他还说,嘉时离开我的时候对我的评价是,我以为爱只是被爱,难道你还要重蹈覆辙吗?
  
  他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对我说这些话,我站在台阶地下仰望着他,世界那么宁静,可是同时又是如此的喧嚣,我知道我哭了,为了自己,为了那些还没有坦露就被扼杀的关于爱情的话语和心事。我看着他,眼泪倔强的流,我们就以那样的姿势一动不动的僵持这,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脸上的泪水都杯风干了,他的眼神还是一点都没有变。
  
  我点点头,顾亦晨,我明白了。
  
  那天晚上之后,我就病倒了,好像是身体与心灵的感应。我知道,我哭不出来了,所以我只能病,心里所有的悲伤只有依靠身体来抒发,潇潇来看过我几次,她问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最后也只能摇摇头说,堇色,你要好自为之。
  
  可是,怎样才叫好呢?
  
  我承认,我不甘心。这是我人生中第一场爱情,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我。最让我受伤的,不是欺骗和背叛,而是,付出感情却被拒绝,付出努力却被否定。
  
  三天之后,我决定去一个古镇散心。我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就出发了,除了潇潇之外,没有任何人知道我究竟去了哪里。夜晚的列车上,我抱着自己那个简单的行李包,想起他当时决绝的神情,眼泪就止不住的掉下来。
  
  这场旅行因为我的心不在焉而变得枯燥乏味,不过回程的车上认识了一个男生,他看我满面愁容的样子就大义凛然的给我讲冷笑话:猪妈妈生了一只小小猪起名叫猪小弟。 本来希望他能越长越英俊,结果养到三岁便发现其实他是越长越丑,于是猪妈妈就很邪恶的想把她儿子丢掉! 猪妈妈买了车票到一个离他们家很远的地方,到了以后和猪小弟说:妈妈去买东西给你吃哦,你在这里等我不要走。(情话短信 www.kpmoffice.com)
  
  妈妈很高兴的把他丢掉了。
  
  第二天“丁冬丁冬”,猪小弟回来了。
  
  于是妈妈买了更贵的票去更远的地方。到了之后和猪小弟说:妈妈去买东西给你吃哦,你在这里等我不要走。妈妈又很高兴的把他丢掉了。
  
  第二天“丁冬丁冬”,猪小弟又回来了。
  
  妈妈觉得不行,一定要把他丢掉!然后她买了机票去—— 非洲。到了之后猪满面和猪小弟说:妈妈去买东西给你吃哦,你在这里等我不要走。妈妈又很高兴的把他丢掉了。
  
  第二天“丁冬丁冬”……说到这里,他得意洋洋的看着我,我皱着眉接下去,难道猪小弟又回来了?他摇摇头,不是猪小弟,是收水电费的。于是猪小弟再也没有回来了……
  
  我鄙视他,哪里好笑,你告诉我,哪里好笑啊!
  
  他不服气,那再给你讲一个嘛,王力宏要来开演唱会。一群歌迷聚集在机场等待。 一架飞机来了,他们以为是力宏,就叫“力宏!力宏!”
  
  结果是孙燕姿。他们想孙燕姿也满红的就叫“燕姿,燕姿!”
  
  第二架飞机来了,他们以为一定是力宏,就叫“力宏!力宏!”
  
  结果是李亚鹏,他们想能看到李亚鹏也蛮难得的,就叫“李亚鹏,李亚鹏!”
  
  第三架飞机来了。他们认为一定是力宏,就叫“力宏!力宏!”
  
  结果你猜是谁来了?
  
  我被他冗长而乏味的语言折磨得濒临崩溃了,胡乱回答,难道是王菲?他哈哈大笑的说,是猪小弟回来啦,哈哈哈。
  
  我匪夷所思的看了他半天,然后,跟着他一起大笑起来。下车之后他还送我回家,到我家门口的时候,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,说好了有空还要联系。
  
  回到家里,潇潇打电话来说,你这十多天不在,顾亦晨在你家那条街上对着每个人家的窗口喊你的名字,正好那几天你家没人,所以他失望而归,我觉得他还是很喜欢你的吧。
  
  我握着电话,忘记了言语,也忘记了动弹。
  
  [六]
  
  那天晚上,墨原跟我在QQ上聊了一个通宵,他说,你走了之后亦晨来找过我,在我家里坐了一下午,什么话都没有说,后来临走的时候,他问我,他是不是应该勇敢一点。堇色,他是喜欢你的,他说他看见你穿明黄色泳衣站在泳池边跃跃欲试的样子,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,美好得像个童话。
  
  墨原还说,亦晨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,他初中的时候父母离异,他曾经喝醉了说过,原来不是熬的过贫寒的夫妻,就可以终于苦尽甘来白头偕老的走下去。他爸爸有了别的女人,谋生的重担一旦卸落,外界应接不暇的美丽新奇。
  
  所以他害怕责任,也不懂得怎么样去爱一个人,他不想爱到最后一地残垣。尤其是经历了嘉时之后,他更加确定,他还是适合一个人的生活。
  
  可是,堇色,你打动了他,你让他觉得,也许可以试一试去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。所以他找到潇潇,问到你家的地址,去找你,每天都去。潇潇气他拒绝你,只告诉了他你家的大概地址,所以他就傻得挨家挨户的去叫你的名字。
  
  可是今天下午,他在街口看见你跟一个男生在一起,他说你笑的很开心,那一刻,他觉得不应该再去打扰你。
  
  墨原最后说,亦晨说,世界上最好的爱,就是让所爱的人找到自己的爱。
  
  我木讷的看着电脑上那一大片的文字,内心是前所未有的震动。我打电话过去,声音呜咽着,墨原,我现在去找他,好不好?
  
  墨原轻声的笑,只怕他又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,他存心不想让人找到,是谁都找不到的。每次他不开心,就会找个地方躲起来,开着电视发呆,什么事都不做,直到心情平复,再跟外界联络。
  
  我打开衣柜,翻出那件明黄色的泳衣,一针一针的修补好那个破损的地方,我一边缝一边笑,眼泪四溅,顾亦晨,我林堇色要找的人,就一定要找到。顾亦晨,我也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浑身散发着的美丽,就像我手中这件黄色的泳衣。
  
  在我的心里,只有黄色,可以像爱情一样美丽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爱情故事
精华阅读
易中彩票注册 极速3D彩票 福建11选5官网 九亿九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山东十一运夺金 时时彩票注册开户投注 王者彩票开户 吉吉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博乐彩票计划群 乐尚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